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后台管理
 
无锡景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销售一部
0510-88575958 0510-88576848
0510-66725928
销售二部
0510-88576846 0510-88576849
0510-88576850
销售三部
0510-88575911 0510-66727658
0510-66725978
传真:0510-88576847
地址:无锡市北环路118号东方钢材城内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钢贸官司有增无减 业内称每家银行贷款都超百亿

发布于:2013-06-13 09:33:52

 刘小玲还在苦苦支撑,陈涤非仍不知所踪,黄光华已身陷囹圄。

  一切都是因为钢材贸易,那个让他们致富,又将其埋葬的生意。“我们正在一轮经济周期的拐点,虽然有自己的决策失误,但产业淘汰出乎意料的残酷。”上海周宁商会公开信称。

  另一边厢,金融机构也正为自己数年前的冲动买单。“我没法给你具体的数据,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一家银行在钢贸这块的贷款都超过100亿元。”一名平安银行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透露。

  而在上游,中国最大的钢材生产商宝钢集团已几次下调产品出厂价,仍鲜有钢贸商接手。无奈之下,宝钢股份与政府合资成立了一家钢材电子交易中心,抛开代理商自寻销路。

  至少在现在看来,丧钟是为钢贸行业而鸣。

  纠纷的发端

  上海周宁商会到目前仍认为一系列事件的恶化都是从李国清跑路开始。去年春节前夕,江苏无锡一洲钢材贸易市场老板李国清因企业资金链断裂携家潜逃至澳大利亚,在其潜逃后,数以百计的债权人,在无锡、上海、福建多地法院向其发起诉讼。

  焦点在于,李国清控制的一洲集团债务超过10亿元,其中半数来自银行,而其总资产仅有1.5亿元。这家大型企业用联名担保的模式骗得5亿元以上的贷款,而在其潜逃后,与一洲集团捆绑在一起的企业被银行陆续告上法庭。

  但银行提前收贷的行动还应该再前移些。早在去年9月,光大银行、民生银行、建设银行、杭州银行就开始频繁出入上海各区法院,被告毫无旁落均是钢贸、钢贸。

  在这其中光大银行金山支行又首当其冲,2012年9月期间,理财周报陆续从上海多处法院了解到,光大银行金山支行钢贸纠纷集中爆发,其中案由多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9月10日一天,涉及光大银行金山支行的案子就有17起,频率为15分钟一个。

  在钢贸商看来,这场主动诉讼潮正是由光大银行领头的,其诉讼案例包括去年8月15日、8月27日、9月5日、9月10日,四个轮次,30场左右的官司。光大和民生陷入钢贸漩涡已不再是新闻,上海一家股份制银行中层人士认为“民生和光大接入最深,而与民生相比,光大风险更大,民生已彻底把个人和公司捆绑在一起,这让另一大头光大十分着急”。

  但彼时卷入纠纷的钢贸公司,却有一个不同的说法,“因为光大在这些案子中卷入的少,真正的大头银行不敢起诉。”

  诉讼独角戏

  时隔半年,上海地区各处法院钢贸官司有增无减,而较之以往,最明显的变化是:官司正在成为银行们的独角戏,多数庭审,均因为被告未出庭而被迫取消。

  “目前我们不拿货、仓库没货、销售也基本停滞,每个人都疲于应付各种债权人。”上海望安钢铁有限公司刘小玲说。6月4日,刘小玲按照法院传票时间来到浦东法院第十二法庭,庭上,原告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已早早列席,但让刘小玲感到惊讶的是,当时与其以联保模式从银行获得贷款的其他钢贸商,全部未出现在法庭。

  “联系不上他们。”刘小玲说,而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则介绍,其他钢贸商之前均有联系,但都不愿意出庭。“他们很排斥法律诉讼,基本就是逃避和推诿的态度。”平安银行法务人员透露。

  实际上,当天平安银行在浦东法院共有钢贸诉讼4起,除上海西霸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属于单一被告外,其余三个案子均是多家钢贸公司捆绑,轮番以第一被告身份上演“车轮战”。

  而刘小玲所控制的上海望安钢铁有限公司正式其中之一,庭上平安银行透露,这笔涉及4家钢贸商的官司金额约为7500万,而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已准备对债务人进行资产重组,但具体操作方案,双方都不愿意透露。

  作为去年9月光大金山支行主控对象上海银元实业有限公司的陈涤非,当时就与银行上演“躲猫猫”,如此,该公司网站已逾一年未有更新,对公联系电话也已成为空号。

  此外,6月至7月间频繁参与诉讼案件的银行还有民生银行上海分行,一个月间其钢贸诉讼超过40起,紧随其后的分别是北京银行、广发银行以及光大银行,涉及钢贸的官司分别有42起、17起、24起。

  在6月4日至5日的庭审中,多半均因被告逃避也无法开庭,原定时间逾期后,法院一般选择公告送达方式告知被告,即在60日内是为送达再开庭。

  但银行无疑不愿意再白等两个月时间,一些银行除通过诉讼形式外,还尝试了刑事手段处理坏账和债务人。此前广发银行就曾向警方申请刑事处理,而欠款1300万元的天外天钢铁销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光华也已经被警方拘留。

  贷款黑洞

  银行集体收贷,钢贸商非死即伤,双方哀呼严冬肃杀时,而宝钢董事长徐乐江却认为:中国钢铁业尚在深秋,寒冬未至。

  自2012年钢市直转急下后,中国钢产量仍在刷新上限。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粗钢产量达到19175万吨,再次刷新历史新高,同比增幅为9.1%。而之后,《2013年6月份国内期货销售价格调整》通知下达,其中热轧、酸洗、普冷、热镀锌、电镀锌、镀铝锌、无取向电工钢等主要品种价格下调100-180元/吨。

  产能过剩、价格下挫,带来的是钢企利益的收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大中型钢企的利润逐月下降,1月利润为13.38亿元、2月9.98亿元、3月2.67亿元、4月份1.53亿元。

  “现在卖钢材还不如卖白菜,卖一吨白菜也比一吨钢铁划算。”刘小玲调侃说。目前,其仓库内的大部分钢材已被银行质押,少量剩余存货也已无利润空间可言。其介绍称,今年半年时间钢材价格下降了近800元/吨。

  “现在我们没资金拿货,可抵押的东西也所剩无几,再向银行融资更是不可能。”刘小玲向理财周报记者坦言。

  过去的一段时期以来,钢贸贷款主要以担保贷款和质押贷款为主。而无论联保抑或质押,钢贸商之间利用货物重复质押、担保骗贷已不再新鲜。但没人清楚地了解每家银行在此的沦陷情况。

  “实际上,每家银行在钢贸这边的贷款都有超过100亿元。”前述银行人士介绍,此前钢贸贷款有多轻松?“以前,只要拿一个宁德市的身份证,就可以贷500万,银行为了追求绩效,疯狂放贷,现在看到风险了,又集体手段,查封资产,使得他们资金链断裂。”

  公开信息显示,至2012年三季度末,上海地区钢贸贷款月共计1975亿元,占全市中资银行贷款余额的4%,其中有约275亿元已转为不良贷款。民生银行是介入该领域较深的银行之一,其2012年末钢贸贷款余额约为300亿元,其中这一领域不良贷款余额为5.9亿元,不良率2%,远远高于年报0.76%的不良率。

 


<< 上一篇:螺纹钢价格延续弱势 下一篇 >>:宝钢回购满月:股价跌回原形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2013 无锡景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10-88575958 传真:0510-88576847 地址:无锡市北环路118号东方钢材城内
友情连接:
技术支持 V8互联
苏ICP备15063059号

在线客服

销售人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